世界杯期间巴西各地抗议活动多 示威专挑比赛日

还有一天,2014年巴西世界杯就将落下帷幕。踩着世界杯的尾巴,巴西人法比奥照旧和他的伙伴们出现在了里约热内卢Cinilendia地铁站附近的小广场,就世界杯的举行进行抗议。像法比奥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在巴西的各个城市,他们有的人是球迷,有的人则完全对足球无感。然而因为同样一个原因,他们通过各种方式团结在一起成为伙伴与盟友,那就是“向世界杯说不”。

25岁的法比奥长得很精神,如果身材再魁梧一些完全可以去T台走秀。不知道和这个有没有关系,当他在Cinilendia的小广场上拿着一个扩音器走来走去时,不少人会驻足,然后走到一旁的小帐篷里签下自己的名字,对他们的行动以示支持。小帐篷里堆着一些人们捐赠的衣物和书籍,周围则挂着每一次示威游行的照片,其中不少照片的内容都是抗议者与警方之间的暴力冲突。

两个月来的每一个周末,法比奥和他的伙伴们就会身着统一的红色T恤相约来到这里,展开一面巨大的黄底绿字的标语,上面写着:“我们不需要世界杯,我们需要更好的教育,国际足联滚回去!”为了提升宣传效果,有一位“蝙蝠侠”扛着一面标语牌在附近来回溜达。很多人都会和这位白天出没的“蝙蝠侠”合影,他会根据合影对象的不同,展示标语牌的正反面——英语和葡语的口号。口号的内容是:“如果没有健康和教育,成为一个足球国家没有任何意义!巴西SOS!”和电影里的“蝙蝠侠”一样,这位仁兄也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名字,只是回答你:“为了正义和良知。”

Cinilendia是法比奥小组行动的固定场所,但是“蝙蝠侠”先生喜欢游走于这座城市各个繁华热闹的地方。有一次在科帕卡巴纳海滩边上还遇见了他,一模一样的制服与标语牌。那天温度颇高,又恰逢正午时分,想必面具之下的那位兄台也是挥汗如雨的状态,如此敬业执着着实令人钦佩。

在智利队与荷兰队的小组赛比赛结束后,数百名抗议者在比赛所在地圣保罗市市中心保利斯塔大道进行了一次非暴力示威游行。就在他们游行开始的同一时间,巴西队与喀麦隆队之间的小组赛在巴西利亚鸣哨开场,这场比赛将决定小组第一的归属。

游行的人群在保利斯塔大道的西头集合,里奥和另外几名领导人共同朗读了一份宣言,然后在一阵欢呼声中,他们开始前进。此时,包括巡警、军警、特警和骑警在内的数百名警察早已在一旁候着。他们将抗议者围住,但并不阻拦其前进的道路,抗议者则自顾自喊着口号,最外层的一圈人手牵手形成了一道人墙,以免队伍走散。伴随着示威游行的进行,保利斯塔大道两旁的高楼上不时有人探出窗外,吹着口哨挥舞国旗表示支持。与此同时,底层的酒馆和餐厅里不少人聚精会神看着比赛,无暇理会橱窗外的喧嚣。

在这次游行的参加者中,既有无家可归者联盟的老年人,也有大学毕业刚刚进入职场的年轻人,甚至还有家长带着小孩来助阵。本职工作是IT工程师的里奥和好友菲奥娜走在游行队伍的前头,在激昂的鼓点中带领众人高喊着诸如“向世界杯说不”一类的口号。随着人群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菲奥娜甚至跳起了舞蹈,如果不是遍布的标语和旗帜,很难想象这是一次示威游行。

“一个多月前,我们在这里的游行规模大多了,有将近上万人。”里奥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年初到现在差不多十几次了,每个月至少有两次,现在世界杯来了,比赛日就是我们战斗的日子。”

就在游行队伍的身后,几十名骑警紧紧跟随。不愿透露姓名的骑警队长对北青报记者说:“希望这是一次没有冲突的游行。”然而在游行的尾声,警方还是使用了震爆弹驱散人群,因为传出了枪声。以往他们用的都是催泪瓦斯,所以抗议者都备好了头盔和面具,这回没能派上用场。

巴西是足球王国,在这里谁都能是国家队的主教练,似乎这儿的人都应该对足球充满热爱,实际上并非如此。特别是在针对世界杯的游行人群中,不看球的大有人在。

在圣保罗的那次游行中,走在队伍最前头的席尔瓦一个大脚将一个足球踢飞。他对北青报记者说:“我不是球迷,但我有很多朋友是球迷。我理解他们对于足球的热爱,偶尔也会和他们一起看看比赛。我们现在做的是更加重要的事情,还有很多人无家可归,他们因为世界杯失去了住的地方。政府却把钱‘送’给了国际足联,还有那些贪官污吏,这是不公平的!”根据协议,本届世界杯期间国际足联在巴西的商业收益将不用交税,4年前在南非他们因此获利数亿美元。和席尔瓦一样,里奥也不是球迷,他当时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一场球赛都没有看,因为他对足球完全没有兴趣。

从萨尔瓦多回里约热内卢时在贝洛奥里藏特机场转机,记者遇上了18岁的路易斯,他正和家人一道准备去美国东部的迈阿密度假。这个少年对中文感兴趣,喜欢打篮球,爱好电脑游戏,但是提及足球却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他说:“为什么我一定要热爱足球?就因为我是巴西人吗?”

自从巴西承办世界杯以来,“罢工”与“游行”便成了这个国家的关键词。揭幕战前一天在里约热内卢机场,机场员工与警方还因为罢工发生了冲突,催泪瓦斯和装甲车一齐出动。

在罢工的队伍中,包括机场和地铁员工、教师、警察,甚至是地方法院的法官,这些罢工者的诉求很简单——涨工资。而在游行的人群中,除了他们以外,还有很多年轻学生和无家可归者,他们的目标是改善教育和医疗等公共服务设施的条件。尽管巴西总统罗塞夫一再强调筹备世界杯没有占用医疗教育卫生事业的资金,但是她的话似乎并不具备说服力。

与此同时,本应该从世界杯经济中分一杯羹的巴西本地商人也并不是人人都感到愉快。在萨尔瓦多经商的另一个也叫里奥的告诉北青报记者:“我和朋友们都以为世界杯会有助于我们的生意,结果发现并非如此,利益都让那些人(国际足联和腐败政商)瓜分了。”

世界杯的进行对于巴西国内的抗议示威浪潮确实起到了一定程度的分流作用,但是这道“防洪堤”马上就要过期了。3个月后便是巴西新一届总统大选,巴西媒体普遍担忧因世界杯产生而又被暂时搁置的矛盾将面临一次大规模的爆发。别忘了即便世界杯球场里比赛正在进行,看台上的巴西人也不忘粗口相向自己的总统。本报里约热内卢专电特派记者 王子轩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