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为什么要抢七?请耐心读一下这篇文章

让我们开始回忆抢七的故事吧,一个百万富翁曾经因为漫长的网球比赛喝不上马提尼酒,因此他就向网球的长盘规则开火了。1965年在纽波特,吉米·范·海伦,一个网球赛事的主办人联合了罗德·拉沃、肯·罗斯维尔、刘·霍德、潘乔·冈萨雷斯等著名球员发起了一次新型的比赛:“先生们,我们准备改变记分规则了。”

在此之前,范·海伦也许拿一打小白鼠做过试验。而现在,他打算改变的是著名混双选手兼法国国王路易十三立下的网球规则。范·海伦,这个纽波特的阔佬,有几个小钱的秃头胖子,已经不把网球的伟大传统放在眼里,他想象卡斯特里奥那样做一个异端,他想彻底阉割漫无止境的长盘决胜规则,他以一种人道主义的口吻说:“长盘决胜对于选手、观众、裁判的膀胱来说都是可怕的折磨。”

范·海伦果真说到做到,他在自己举办的比赛中采用了“突然死亡法”规则,这种痛快的决斗马上因其简洁有力的特征而越来越欢迎。

这个规则最初是“突然死亡”,后来演变为抢七,它在1970年被引入美网,1971年被引入温布尔顿,最初是在长盘决胜的第8盘开始抢七,在1979年又改为在6平后开始抢七。

让我们再来看一看1980年的温布尔顿吧,博格和麦肯罗的决斗,范·海伦的改革的伟大注脚,1-6, 7-5, 6-3, 6-7 (16-18), 8-6,麦肯罗挽救过6个赛点,却让博格最后赢得了冠军,但在第四盘的16比18的疯狂抢七却被永远铭记。这次历时22分钟的抢七的精彩程度排在网球历史上的第一位,抢七规则也因此博得了好名声:来次抢七吧,像喝罐可乐一样快!

今年是“18比16大战”的银婚年,但这个回忆显然是金色的,并且可以不断地勾起我们对这种网球“突然死亡法”游戏的回忆。

在发明“突然死亡法”后的整整五年内,范·海伦都一直在劝说、引诱、哀求,甚至威胁各种比赛采用“突然死亡法”。这实在是一个难缠的家伙,他让各个比赛的组织者感到头疼,他几乎像一个固执的无赖,这个纽波特来的网球布尔什维克份子骨子里都透露着宗教改革者的狂热。他是纽波特娱乐中心的老板,这个地方从1880年就开始有网球比赛了。作为这里的老板,他一直想为网球干点什么,而不甘心自己的名字像水渍一样在历史书上迅速干掉。后来,美网的赛事总监比尔·塔波特代他求情,在美网中试行“突然死亡”规则,塔波特之所以认可这个规则,是因为这至少会有利于制定赛程,他可以预知比赛大概在什么时候结束,而不会陷入混乱之中。

范·海伦异端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我们要回溯得更远才能找到答案。在1954年的纽波特邀请赛上,哈姆·里查德森击败了史屈特·克拉克,6-3、9-7、12-14、6-8、10-8,83局,这场比赛耗时达4个多小时,作为组织者,坐在场边看球的范·海伦几乎被折磨成了神经质。

范·海伦在愤怒中看完了这场比赛的第四盘和第五盘,他因此错过了他的鸡尾酒会,他还打算喝上一杯马提尼酒呢。按照他的观点,这就是运动的丑闻,必须得有什么来制止漫无止境的平分,长盘。

他最早给规则取名叫“Eureka”,这个古怪的名字并不为大多数人所接受。

在开始,范·海伦为了推广他的异端学说,依托财力他组织了一批网球选手来参加比赛,正如前文所说,这里面包括了罗德·拉沃、肯·罗斯维尔、刘·霍德、潘乔·冈萨雷斯等人,他们以范·海伦的方式开始了比赛,奖金高达10000美元,在公开赛时代开始的前3年,这是一个可怕的大数字,罗斯维尔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高的奖金,在此之前他们像流浪汉一样为了糊口到处去打球,而现在纽波特就是富贵乡。范·海伦的祖父曾经是美国的大人物,他在内战期间拉拢了成团的人参加北方军队,很显然,范·海伦的身体里也流着同样的血液。

“突然死亡”规则又被称为VASSS(范·海伦新型记分系统的简写),这听起来像种病毒的名字,潘乔说:“我那时候只想试下VASSS的滋味。”然后他们开始比赛了,当然,有这么多大牌的比赛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威尔士人麦克·戴维斯在罗斯维尔身上赢得了历史的第一次VASSS,比分是像足球一样的5比3。按照范·海伦的规则,假如双方战成4比4平,那就必须要重新再打一次,一直到有一方能领先两分结束。后来在网球历史学家弗兰克·赫尔普斯和裁判布兰查德的建议下,4比4之后,第5分就直接决胜,而并不需要再打一次。当然,打完了这次比赛后,罗斯维尔等大牌并没有把这个规则放在眼里,他们是为奖金而来的。

1967年,“异端”范·海伦终于发现他确实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他在纽波特又看见了一次“丑恶”的比赛,迪克兄弟的双打组合淘汰了莫祖尔和斯赫罗斯的组合,比分是3-6、49-47,22-20,比赛打了两天,裁判和球都换了不少,假如是五盘比赛呢?这只会更恐怖!人们对于长盘决胜已经深恶痛绝,不少人在呼唤VASSS,这让他感到了得意。

就像爱迪生发明的电灯泡一样,范·海伦的VASSS在后来不断地被人们改良,他对此并不乐意。美网和ITF最后决定,在“突然死亡”规则中,必须有一方要领先两分才算获胜,而不是像范·海伦最初设想的那样,只要拿下最后一分就可以了,这才形成了现在的抢七规则。这让范·海伦一直耿耿于怀,他的孩子已经不是最初的样子了,他说:“博格和麦肯罗的那场18比16,假如采用我的规则的话,只会更刺激,更富有戏剧性。”

当然,塔波特一直是范·海伦最坚定的支持者,他把“突然死亡”规则引进了美网,这遭到了很多人的抵抗,甚至还包括了很多当年参加范·海伦10000美金比赛的人,拉沃、阿什、罗斯维尔、纽康比、罗切、爱默生……他们联合向塔波特请愿,不要采用这可怕的规则。

“显然,突然死亡让他们感到很紧张,但观众会喜欢的,你听说过球员会买票入场吗?”塔波特说。

“当突然死亡开始的时候,赛场变得死一样的沉寂,从选手到观众,每个人都很紧张。”阿瑟·阿什回忆起1970年的美网时,这样说。这是美网第一次试用“突然死亡法”,当阿瑟·阿什上场比赛的时候,范·海伦坐在边上眉花眼笑,像个攻占了小镇的游击队员。

1970年的美网选手们被迫体验着“突然死亡”规则,他们也许想不到以后他们会越来越爱这个规则。从博格到埃德博格,一直到桑普拉斯。1991年,埃德博格连续三盘抢七,他在温布尔顿的半决赛里没有丢掉他的发球局,却丢掉了他的冠军头衔。施蒂希 4-6 、7-6 (7-5) 、7-6 (7-5) 、7-6 (7-2)赢下了比赛。在比赛的同一天,吉米·范·海伦在大西洋的另一头去世了,这已经是他做为异端的第26年,一个固执的老头从此只能停留在人们的记忆中。在比赛结束后,埃德博格说:“这真让人悲痛,假如没有范·海伦先生,我和施蒂希也许现在还在继续比赛呢。”

你尽可以想像,范·海伦先生在天堂看完一次抢七之后,给自己悠闲地斟上了一杯马提尼酒,他不会再生气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