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超级联赛挖角或倒逼CBA改革

当辽宁男篮为退休的蒋兴权指导送上足够的尊重和敬意时,当家球星郭艾伦却似乎去意已决。有消息称,3家海外俱乐部一直在联系郭艾伦,其中包括开出天价合约的湾区翼龙俱乐部。

在这个夏天之前,湾区翼龙对于篮球迷来讲并不熟悉。但是,随着包括朱松玮、刘传兴、鞠明欣、刘晓宇等知名CBA球员的加盟,以及这些球员令人惊讶的身价的曝光,湾区翼龙迅速成了关注的焦点,而伴随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争议。有消息称,湾区翼龙准备了巨额薪金在CBA挖人。

以朱松玮为例,作为一名大学生选秀球员,他在CBA的薪金是非常明确的——2020年第四顺位被选中的他,前两个赛季的年薪在20万人民币左右。结束两年新秀合同后,四川男篮只需开出新秀合同一倍的合约,就可以留住他。但是,湾区翼龙开出的合约超过200万人民币,甚至有传言是两年700万,如此大的涨薪幅度,是令球员难以拒绝的。

事实上,已经加盟湾区翼龙的CBA球员,普遍享受着高薪待遇。从球员角度来说无可厚非,毕竟球员的职业生涯是有限的。但对于一个职业联赛而言,球员的流失肯定不是件好事。

“湾区翼龙目前挖走的球员,多数是CBA的边缘球员,但如果郭艾伦去了海外联赛打球,周琦也没有办法回到CBA效力,那对下个赛季的CBA联赛肯定会产生不利影响。郭艾伦和周琦都是联赛的顶流球员,如果他们都不在CBA打球,那联赛的商业价值、吸引力肯定会受到巨大的影响。”某不愿具名的前CBA球员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不过,已经发生的和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球员流失,全都是在中国篮球现行规则之下发生的。

去年夏天,周琦为离开新疆男篮,毅然决定加盟澳大利亚NBL联赛——根据CBA的注册管理办法,新疆男篮当时为结束了上一份合同的周琦,提供了顶薪续约合同,那么周琦如果留在CBA打球,就只能留在新疆队。同理,郭艾伦的上一份合同也刚刚到期,辽宁男篮也送上了顶薪续约合同,如果其他CBA俱乐部拿不出辽宁男篮心仪的筹码,想要换个环境的郭艾伦,只能步周琦后尘,前往海外发展。而湾区翼龙队所属的东亚超级联赛,恰恰属于海外联赛。

于是争议和问题来了。郭艾伦从2010年升入辽宁男篮一队已经12年,一名职业球员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只能在一支球队效力是否合理?即使俱乐部为了培养一名顶级球员,付出了巨大的成本。但现在中国篮球的人才培养体系,如果让运动员完全自由地流动,势必又会引发青训危机,和因为互挖顶级球员而导致的俱乐部运行成本的巨幅增加。

如果没有新冠肺炎疫情,CBA的商业价值可以稳步提升,工资帽、顶薪标准可以满足顶级球员的预期,可能类似湾区翼龙这样的俱乐部也搅不起多大的波澜,但现实窘境确实让CBA联赛有些难受。

可能是意识到了这种潜在的威胁和问题,CBA公司8月9日发布了一则公告,大意是:CBA现行的注册管理办法、工资帽制度以及新秀管理规定,目的之一就是控制各家俱乐部的运行成本,平衡青训体系和球员流动之间的矛盾。鉴于最近两个赛季休赛期发生的一系列事情,“CBA公司将继续积极听取包括俱乐部、球员等相关各方的意见和建议,进一步完善俱乐部青训和球员流动等相关制度,更好地平衡各方利益和诉求,推动联赛向更加成熟的方向发展。”

这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倒逼。怎么让朱松玮这样出色的大学生球员,在个人利益上得到更好的保障?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找到球员流动和俱乐部利益之间新的平衡点?“一人一城”在像NBA这种高度职业化的职业体育里,都是越来越少,在CBA很多时候更像是一种束缚。当然,想要冲出“牢笼”,也可能是要付出代价的。东亚超级联赛的整体水平,肯定不如CBA联赛,对于顶级球员来说,球员在得到高薪待遇的同时,也要冒竞技水平下降的风险。从这个角度来说,东亚超级联赛就像是一个“风口”,对于中国篮球的各个层面来说,既是挑战,也有机遇。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当辽宁男篮为退休的蒋兴权指导送上足够的尊重和敬意时,当家球星郭艾伦却似乎去意已决。有消息称,3家海外俱乐部一直在联系郭艾伦,其中包括开出天价合约的湾区翼龙俱乐部。

在这个夏天之前,湾区翼龙对于篮球迷来讲并不熟悉。但是,随着包括朱松玮、刘传兴、鞠明欣、刘晓宇等知名CBA球员的加盟,以及这些球员令人惊讶的身价的曝光,湾区翼龙迅速成了关注的焦点,而伴随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争议。有消息称,湾区翼龙准备了巨额薪金在CBA挖人。

以朱松玮为例,作为一名大学生选秀球员,他在CBA的薪金是非常明确的——2020年第四顺位被选中的他,前两个赛季的年薪在20万人民币左右。结束两年新秀合同后,四川男篮只需开出新秀合同一倍的合约,就可以留住他。但是,湾区翼龙开出的合约超过200万人民币,甚至有传言是两年700万,如此大的涨薪幅度,是令球员难以拒绝的。

事实上,已经加盟湾区翼龙的CBA球员,普遍享受着高薪待遇。从球员角度来说无可厚非,毕竟球员的职业生涯是有限的。但对于一个职业联赛而言,球员的流失肯定不是件好事。

“湾区翼龙目前挖走的球员,多数是CBA的边缘球员,但如果郭艾伦去了海外联赛打球,周琦也没有办法回到CBA效力,那对下个赛季的CBA联赛肯定会产生不利影响。郭艾伦和周琦都是联赛的顶流球员,如果他们都不在CBA打球,那联赛的商业价值、吸引力肯定会受到巨大的影响。”某不愿具名的前CBA球员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不过,已经发生的和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球员流失,全都是在中国篮球现行规则之下发生的。

去年夏天,周琦为离开新疆男篮,毅然决定加盟澳大利亚NBL联赛——根据CBA的注册管理办法,新疆男篮当时为结束了上一份合同的周琦,提供了顶薪续约合同,那么周琦如果留在CBA打球,就只能留在新疆队。同理,郭艾伦的上一份合同也刚刚到期,辽宁男篮也送上了顶薪续约合同,如果其他CBA俱乐部拿不出辽宁男篮心仪的筹码,想要换个环境的郭艾伦,只能步周琦后尘,前往海外发展。而湾区翼龙队所属的东亚超级联赛,恰恰属于海外联赛。

于是争议和问题来了。郭艾伦从2010年升入辽宁男篮一队已经12年,一名职业球员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只能在一支球队效力是否合理?即使俱乐部为了培养一名顶级球员,付出了巨大的成本。但现在中国篮球的人才培养体系,如果让运动员完全自由地流动,势必又会引发青训危机,和因为互挖顶级球员而导致的俱乐部运行成本的巨幅增加。

如果没有新冠肺炎疫情,CBA的商业价值可以稳步提升,工资帽、顶薪标准可以满足顶级球员的预期,可能类似湾区翼龙这样的俱乐部也搅不起多大的波澜,但现实窘境确实让CBA联赛有些难受。

可能是意识到了这种潜在的威胁和问题,CBA公司8月9日发布了一则公告,大意是:CBA现行的注册管理办法、工资帽制度以及新秀管理规定,目的之一就是控制各家俱乐部的运行成本,平衡青训体系和球员流动之间的矛盾。鉴于最近两个赛季休赛期发生的一系列事情,“CBA公司将继续积极听取包括俱乐部、球员等相关各方的意见和建议,进一步完善俱乐部青训和球员流动等相关制度,更好地平衡各方利益和诉求,推动联赛向更加成熟的方向发展。”

这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倒逼。怎么让朱松玮这样出色的大学生球员,在个人利益上得到更好的保障?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找到球员流动和俱乐部利益之间新的平衡点?“一人一城”在像NBA这种高度职业化的职业体育里,都是越来越少,在CBA很多时候更像是一种束缚。当然,想要冲出“牢笼”,也可能是要付出代价的。东亚超级联赛的整体水平,肯定不如CBA联赛,对于顶级球员来说,球员在得到高薪待遇的同时,也要冒竞技水平下降的风险。从这个角度来说,东亚超级联赛就像是一个“风口”,对于中国篮球的各个层面来说,既是挑战,也有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