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 “瘦子”和“金鱼”——二战日本海军潜艇部队的艇载机(下)

全文共4257字,配图18幅,阅读需要16分钟,2021年12月19日首发。

最早使用潜艇携带飞机的尝试是在欧洲各国的海军中,但因为操作不便,代价也不划算而纷纷放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使用潜艇携带侦察机并投入实战的只有日本海军一家。

最终定型的新式潜艇用小型水上侦察机被命名为“零式小型水上侦察机”(1940年12月武器装备时的时候名称是“零式一号小型飞行机一型”,1942年改称“零式小型水上飞机一型”),盟军给予的代号是“格伦”(Gelln,意为“山谷、溪谷”),可能是由于驾驶员玻璃座舱在整架飞机中占比较高,类似金鱼的大眼泡,零式小水侦被日本飞行员戏称为“金鱼”。

图13. 1944年,在横须贺工厂内的零式小水侦及其空勤人员,为了方便移动,飞机存放在一架手推车上

图14. 伊-25号载机飞行员藤田信雄、后座侦查员奥田省三在飞机上的合影,他们两人是二战中完成最多潜艇载机侦察任务的日军飞行员,本照片与上一幅为同一时期拍摄

图16. 1940年12月,新型的潜艇用小型水上侦察机入役,被定名为零式小型水侦,生产被委托给渡边制铁所进行,总建造数量是136架,空技厂由于需要安排其他飞机的制造,只建造了两架原型机,因此“零式”小水侦的总产量为138架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配合使用这种大型化的潜艇载机,日本海军在新型的巡潜型潜艇的指挥塔前部安装大型的机库和弹射器。在低海况时,经验丰富的团队可以在6分23秒内完成飞行状态的准备和弹射。当飞机降落后,依靠自身动力滑行到潜艇附近,通过潜艇前方的一架小型起重机吊起到船的甲板上,拆卸折叠后推入机库。经过测试,日本海军对测试结果表示满意。

巡潜型潜水艇上最早安装的是吴式一号三型弹射器,在巡潜乙型潜艇设计时,日本海军又研制出吴式一号四型弹射器。

吴式一号四型弹射器长约19米,要比巡洋舰上使用的吴式二号五型弹射器短0.4米,弹射能力约1.6吨。它采用压缩空气弹射方式,而不是吴式二号五型弹射器的火药弹射方式,这是适合潜艇水面弹射的实际情况的。

图17. 乙型潜艇指挥塔前方装备的吴式一号四型弹射器,以及准备弹射起飞的零式小水侦

根据日本海军的测试,超过3G的加速度对人体是有害的,因此吴式一号四型弹射器的平均弹射加速度为2.5G(低于吴式二号五型的平均2.7G)。此外,由于巡洋舰干舷高,因此吴式二号五型是平行于水面弹射,而吴式一号四型采取的是与水面呈一定角度倾斜向上弹射(类似于航空母舰舰载机使用的跃升甲板起飞)。

在需要水上侦察机执行任务时,潜艇首先上浮到水面,然后派出整备人员将水上飞机部件从机库中取出进行拼装,一切就绪后,飞行员与侦查员进入飞机座舱,进行例行设备检查,检查完毕后启动发动机低速运转,准备以弹射方式升空。随着整备员的一声令下,吴式一号四型弹射器使用存储在气罐中的压缩空气,将小型水上飞机弹射升空。

在回收时,水上飞机首先降落在潜艇附近的洋面上,然后整备人员携带吊索靠近水上飞机,将吊索连接到水上飞机机身上,使用潜艇前部的小型吊车将水上飞机起吊,置于弹射器末端,机组人员离开后,整备人员再次拆解水上飞机,并将其置于桶形机库内保存。

由于机库、弹射器和小型起重机的存在,巡潜型潜艇呈现出跟别国大型潜艇不同的外观。弹射器位于船头,因此水上飞机的发射可以在全速移动的同时进行,当然,为了装配飞机时的稳定性,一般不会这么做。但是,在浪高超过一米时,艇载机将无法降落在水面上。

图18. 载机潜艇回收水上侦察机的照片,拍摄时间地点不明,前景是回收用的小型吊车

图20. 1942年,“伊-1”号潜艇从码头启航出发执行长距离战斗巡逻时照片

图21. 1938年,一架零式小水侦正在从一艘潜艇的前方被弹射出去,可见此时的海面是比较平静的

由于日本海军的潜艇部队对航空侦察的重视,在其大型化的甲型指挥潜艇和注重航空侦察能力的乙型潜艇上,均带有机库、起吊机和弹射器。战争爆发时,日本海军拥有62艘一线作战潜艇,编入七个潜水战队,其中12艘具备载机能力。

“伊-15”、“伊-17”、“伊-19”、“伊-21”、“伊-23”、“伊-25”、“伊-26”(乙型)

但是,并非每一次行动都会携带艇载机出击,并且艇载机也并非完全固定配置给潜艇,而是根据任务的不同而分配艇载机。根据训练性质的差异,日本海军可能是建立了独立的艇载机部队专门实施训练。有资料认为,在夏威夷作战期间只有六艘潜艇携带了艇载机。

1941年11月30日,战争爆发前夕,“伊-10”号潜艇在南 太 平洋 斐 济群 岛附近弹射了其携带的九六式小型水侦,对斐济最大城市 苏 瓦实施了航空侦 察, 因天气恶劣, 侦察机坠毁,飞行员和侦查员双双阵亡。

1942年12月16日,“伊-7”号潜水艇弹射携带的九六式小型水上侦察机,对珍珠港进行了侦察,以便从第一视角确认空袭成果,飞行员报告观测到受损的战列舰及1艘航空母舰,5艘巡洋舰和30艘其他舰艇。但是在小水侦返回潜艇降落时,为了缩短在危险海域的停留时间,飞行员和侦查员决定弃机游泳返回潜艇。

1942年1月4日和2月23日,“伊-19”、“伊-9”号潜艇各起飞一架九六式小水侦,对珍珠港实施空中侦察,以进一步评估珍珠港的受损情况,并掌握美军太平洋舰队兵力动向。

乙型潜艇“伊-25”则进行了一轮漫长而遥远的潜艇侦察行动,结束夏威夷作战后,该艇在夸贾林环礁短暂休整补给,携带一架新型零式小水侦前往南太平洋实施潜艇载机航空侦察。侦察时间点分别是:

值得一提的是,“伊-25”艇载机的搭乘员就是后来奉命空袭美国本土的藤田信雄和奥田省三。

1942年4月至6月,为配合袖珍潜艇“甲标的”在印度洋和悉尼港发动的第二次特攻作战,分别出动了3艘(伊-7、伊-10和伊-30)和2艘载机潜艇(伊-21和伊-29)配合实施航空侦察,并观测到目标,堪称是成功的航空侦察。

中途岛作战期间,载机潜艇对北方的阿留申群岛实施了航空侦察,但在关键方向中途岛却没有安排,导致南云机动部队丧失先机,在中途岛和美航空母舰编队的联合打击下损失惨重。

1942年成为日本潜艇载机侦查行动最多的一年,全年一共出动41次。包括1942年9月,“伊-25”号潜艇前往美国西海岸,两次使用76公斤燃烧弹空袭了美国本土俄勒冈州的森林,成为轰动一时的“轰炸美国本土事件”。

图23. 一组描绘“伊-25”号艇载机在藤田信雄飞曹长的驾驶下,于美国俄勒冈州的森林投掷下燃烧的画作,最后一幅是藤田在战后将祖传武士刀赠予被他轰炸的城市时的场景

到了1943年,仅有9次艇载机出动记录,这是因为日本潜艇被无奈地用于运输,载机潜艇的机库正合适装载岛屿孤军急需的补给品。1944年更是仅出动5次,主要是配合“龙卷作战”所需。

1944年6月12日,“伊-10”艇载机对美军在马朱罗环礁内的泊地侦察是本型机最后的运用记录。 从这以后,日军潜艇的活动范围减小了很多,能 作为母舰的大型潜艇也被击沉了很多,已经无力执行类似任务。

在整场战争中,有记录的艇载机出动记录为57次,包括九六式小水侦5次,零式小水侦52次,其中48次成功,有40次成功回收机体。藤田信雄作为最活跃的小水侦飞行员,一共出动12次,占总出动数的五分之一,这也说明了艇载机飞行员的匮乏。

图25.既能在舰桥前方携带艇载机,又能在舰桥后方携带袖珍潜艇“甲标的”的乙型潜艇“伊-27”号,从袖珍潜艇的鱼雷发射管保护网的形状判断,本作描绘的是1942年5月前往悉尼港的第二次特攻作战时期

图27. 1944年的乙改-2型潜艇“伊-58”号,取消了艇尾的140毫米甲板炮,改造为“回天”人操鱼雷的搭载平台,由于指挥塔前方无法拆除的机库和弹射器影响,乙型潜艇搭载“回天”的数量只有2-3条。实际上,由于艇载机起降阶段的危险性很高,到这个时期基本上已经不太搭载艇载机出击

图28. 1944年秋,“伊-58”号正在弹射零式小型水侦E14Y1的场景

图29. 1945年,搭载了“回天”出击的“伊-58”号,在日本投降前夕击沉了单舰航行的“印第安纳波利斯”号重巡洋舰,而该舰刚刚在两日前完成了运送的绝密任务

在1944年结束时,乙改-2型潜艇“伊-56”和“伊-58”经历了一次彻底的改造,拆除了机库、弹射器和甲板炮,彻底成为了 “回天”人 操鱼雷的载体。 经过这次改造,一条“回天”母艇就能搭载多达6条“回天”,原本给飞行员准备的舱室 和吨位余量,留给了彻底有去无回的“回天”特攻队员。

图30. 两款经典的潜艇用小型水上侦察机“瘦子”和“金鱼”的性能参数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