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晚报•数字报刊平台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打门球是老年人的专属运动,其实不然。宁波市门球协会秘书长沈保华说,近年来我市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门球的队伍,甚至有近20所小学组建了门球校队。这项运动的吸引力在哪里?何以能够渐渐向青年人群延伸?记者采访了具有代表性的“老与少”玩家。

“好球!漂亮!”6月23日,北仑新碶备碶村门球场不时传出喝彩声——中国门球冠军赛宁波分区赛正在这里举行,来自全市24支队伍在此激烈角逐。我市门球运动基础雄厚,每年都要从众多基层队伍中选拔优胜者代表宁波出战省级和全国性赛事。“上世纪80年代门球刚引进时,参与的人并不多,门球场更是少得可怜。而现在,在市门球协会注册的运动员就有5000多人。”沈保华告诉记者。

沈保华自己迷上门球已是20多年前的事。“那时候我经常看到离休干部们在打门球,有一天手痒痒,也上去摸了把球杆,这一下子就没放下来。”他说,门球看着就是那么几个简单的击球动作,但其实处处有“暗战”。

门球又称槌球,起源于法国,上世纪30年代传入中国,当时只在燕京大学作为游戏课内容。运动在平地或草坪上进行,是用木槌球杆击打球穿过铁门的一种室外球类游戏。目前通用的比赛规则是,在规定的30分钟内,依次使球通过三个球门,最后撞击终点柱,完成比赛。比赛时,两队各5个球,一方红球,一方白球,从1号到10号交替击红、白球。队员每人1球,球号和队员号一致。如果队员成功将球击过一门,称为通过第一门,该球员可再次击球,过二门、三门同样如此。此外,如果球成功通过第三门后撞击场中央的立柱,与该球号对应的队员就结束比赛了,谁得分多谁就赢。

“如何让队友脱险,如何给对手制造麻烦,这都很有讲究。欲擒故纵、声东击西……这些兵法中的谋略早就成了门球比赛中常见的应变战术。”沈保华笑着说,这就是门球的魅力所在,“很多人不知其中的味道,懂的人则痴迷其中”。

外行人看门球比赛,可能会觉得球场上很多人都站着不动。“其实他们是在观察场上瞬息万变的战局,忙着研究角度、力度、击球意图呢。”沈保华介绍说,门球最大的难度在于选好角度,把握力度,而打门球的乐趣也在其中。打球时瞄准目标、目测距离,采用“击、接、闪、擦、压”等手法,每杆球必须在10秒钟内打出,而且要打到理想的位置,这就要求头脑的反应必须很快。“门球锻炼的不仅是身体,还有脑子,因为打球时不仅要减少自身失误,还要控制对手得分。”

在他看来,门球是运动和娱乐兼而有之的项目。有规律地参加这项户外运动,不仅对肢体健康有益,而且能愉悦参加者的心情。“打起门球来会感觉妙趣横生,可以排解生活中的种种烦忧,老年人的孤独感、失落感也就消失了,同时还增加了朋友之间的交往和友谊,对老年人心理保健起到重要作用。”沈保华认为,门球活动中经常要快步走或慢跑,再加上击球等动作,运动量比较适中,这是门球运动率先从老年人群体中流行起来的一个重要原因;而另一个因素就是门球活动搭建了一个健康交流的平台,大家在切磋和沟通的过程中可以达到心理保健的效果。

还有就是作为“平动”,打门球无需昂贵的装备投入。“普通的入门球杆大约一两百元,一组10个球的价格为180元—200元。衣服只要一般的运动服就行,鞋子只要是软底运动鞋都可以。”沈保华介绍说。

随着门球在我市逐渐普及,不少学校也引入这项运动作为校园体育项目。7月8日结束的2018年宁波市青少年门球锦标赛,参赛的就有13支青少年门球代表队的129名小球手。这次较量中,慈溪市蓝天小学一队、慈溪市逍林初级中学队、北仑区梅山学校队分别荣获甲组团体前三名,慈溪市蓝天小学二队、海曙区鄞江镇中心小学队、宁波国家高新区贵驷小学一队分别荣获乙组团体前三名。

慈溪市蓝天小学包揽甲、乙组团体冠军并非偶然,该队龚长林教练告诉记者,学校在2004年就组建了门球队,以社团课的形式开展。2006年他们在宁波市比赛中夺得了冠军,之后在全国青少年门球锦标赛上多次夺得冠军,其中2016年包揽了甲组和乙组的冠军。目前学校建有两个标准门球场,还聘请了全国门球单打球王争霸赛连续三届球王获得者徐卫国等人担任教练,今年6月又聘请了门球国家队队长孔子云为校队指点,备战下月的全国青少年赛。

如今已经上高二的郑鸿磊是从蓝天小学队成长起来的门球好手,现在他参加成人组比赛也屡夺“球王”桂冠,近年获得宁波市单打冠军、省精英赛亚军等不少荣誉,成为我市门球新星。“一开始参加球队是玩的,慢慢了解技术和战术后打得越来越投入。”郑鸿磊认为,并不是每个学生的身体素质都适合那些激烈的高强度运动,“我觉得这个挺适合自己,有足够的运动量但是对身体素质要求不是特别高,危险系数也低。比赛成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己要静下心来,很细腻地处理好技战术。另外,如果是篮球、足球等项目,我可能永远没有参加全国比赛的机会。”

而比郑鸿磊低一个年级的女生徐维丹也说,练习门球让自己得到很多外出比赛的机会,开阔了眼界也认识了很多朋友。“上中学后,妈妈怕我影响学习表示反对,后来还是觉得好处比较多吧,又同意我继续练球。”她认为锻炼身体与学业并不冲突,“都是利用课余和周末时间练练”。门球运动被列入了下届全运会群众比赛项目,郑鸿磊和徐维丹都希望能到全运会上去展示一下宁波门球小将的风采。